首页 热透新闻 旅游新闻 军事新闻 时尚新闻 金融新闻 汽车资讯 财经资讯 历史咨询 体育新闻 科技前沿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新闻 > 正文内容

历史牛人之奉旨填词,白衣卿相,因穷困而被歌姬所埋_

发布日期:2020-08-12 07:48   来源:未知   阅读:
 

哈喽,大家好,我是三郎,大家都知道我国古代有许多非常优秀的大文豪,也有很多有情有义的歌姬,他们流传千古的故事让人们津津乐道,而今天在下留给大家聊一聊这位宋代的大词人,自称白衣卿相的柳永柳大神。

1.看简历

柳永(约984年?约1053年),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柳永,字耆卿,因排行第七,又称柳七,崇安(今福建武夷山)人,生于沂州费县(今山东费县),北宋著名词人,婉约派代表人物。

柳永出身官宦世家,先世为中古士族河东柳氏,少时学习诗词,有功名用世之志。咸平五年(1002年),柳永离开家乡,流寓杭州、苏州,沉醉于听歌买笑的浪漫生活之中。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柳永进京参加科举,屡试不中,遂一心填词。景?元年(1034年),柳永暮年及第,历任睦州团练推官、余杭县令、晓峰盐碱、泗州判官等职,以屯田员外郎致仕,故世称柳屯田。

哈,没什么特殊的啊,一个沉迷于花间柳巷的登徒子而已,请不要过早定论,我看往下看。

2.传奇故事

柳永年轻时逍遥自在,文采风流,被家里寄予厚望,然而在13岁时,父亲去世,开启了他悲惨而又让人却在科举上屡屡受挫。第二次落榜时被皇上诏书批评“属辞浮糜”,写下了一首鹤冲天,在这首词里,柳永不仅自封白衣卿相,而且把功名说成“浮名”。皇帝当然勃然大怒,这首词也给他的仕途宣布了死刑。“奉旨填词柳三变”在市井红尘中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许多青楼女子因唱柳永的词而红透京城,

花间帝王的由来

“一生赢得是凄凉,追前事,暗心伤”。又是青楼女子最终成全了柳永,让一个断然无法立足的人成长为一个让人无法忘却并使历史闪烁光辉的词人。由于柳永写得一手绝妙好词,随便给哪个歌妓写上几句,她就会身价倍增。又由于他处于城中久了,与歌妓玩出了感情,也是真心的喜爱同情理解这些歌妓,所以歌词既美,又能符合歌者之心,于是,歌妓们对他爱得发狂。柳永在弟兄中排行老七,又称柳七,能和柳七亲热唱和,哪怕是倒贴银子,也成了歌妓们的最高愿望,也就有这样的歌谣在歌妓中广为传唱了:“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两金,愿得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

甚至,柳永晚年穷困潦倒,死时一贫如洗,无亲人祭奠。歌伎念他的才学和痴情,凑钱替其安葬。每年清明节,又相约赴其坟地祭扫,并相沿成习,称之“吊柳七”或“吊柳会”,这种风俗一直持续到宋室南渡。

唉呀,我去,这个老哥真是牛掰啊。

3.文学贡献

柳永推动了慢词长调的兴旺。柳永特别注意词的格律与平仄,加之他在音乐方面的特殊天赋,赋予词以一种特殊的美感。他一方面维护了词的传统,同时又勇于开拓创新,对领字、对句、长短句综合运用,使慢词有了崭新的发展。打破小令统治词坛的单一局面。唐五代时期,词主要以“小令”为主,慢词在柳永之前出现甚少, 在词的总数中占有很小的比例。柳永大力推广慢词,从根本上打破唐五代 以来小令统治词坛的单一局面。他创作了慢词87首、调125首,是第一个大量创制慢词的人。此外,柳永开创了新的词牌名,丰富了宋词的表现内容和表现形式。在词坛上,他是开创词调最多的作家。在宋词八百多个词调中,有一百五十多个是柳永的首创。《雨霖铃》、《望海潮》、《八声甘州》、《黄莺儿》、《彩云归》、《鹤冲天》等等,都是柳永的杰作。宋词发展到柳永,逐渐得到丰富和完善。词调的丰富、格律的形式和词牌内容所包 含的字数得到丰备。可以说他的努力使宋 词的发展更加饱满与完善,为后来苏轼、辛弃疾对宋词的进一步繁荣开辟了道路。柳永是第一位对宋词进行全面革新的词人, 也是两宋词坛上创用词调最多的词人。他大力创作慢词,将敷陈其事的赋法移植于词,同时充分运用俚词俗语,以适俗的意象、淋漓尽致的铺叙、平淡无华的白描等独特的艺术个性,对宋词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4.诗词成就

柳永在词中首先描写了都市的繁华风物,开辟了对城市风物的描写。同时,运用“以赋为词”的表现手法,丰富了宋词的表现形式。最为重要的是,他摒弃传统花间派词人对贵族妇女的描写,更多地关注了他所熟悉的歌妓和市井妇女,大量描写市民阶层男女之间的感情,词中的女主人公,多数是沦入青楼的不幸女子。柳永的这类词,不仅表现了世俗女性大胆而泼辣的爱情意识,还写出了被遗弃的或失恋的平民女子的痛苦心声。在词史上,柳永第一次笔端伸向平民妇女的内心世界,为她们诉说心中的苦闷忧怨。正是基于这样的原因,柳永的词才走向平民化、大众化,使词获得了新的发展趋势。

5.文学地位

柳永作为词坛具有开创意义和全面革新的词人,对后世影响极大。苏轼和周邦彦都是在其影响下,分流并进,各开一派。他对晚唐五代词的全面改造,使词由案头文学逐渐成为宋代文学的主流,健全了词的体制、丰富了词的 内容、拓展了词的境界。他是一伟承前启后的伟大词人,而绝不是什么寻花问柳的登徒子。

好啦,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了,有不到之处请各位批评指正。